重阳随想

作者:尹鸣 时间:2019-10-10 【 】 【关闭

  深秋清晨如水洗过一般清冽,公交车摇摇摆摆,走走停停。身边的老大爷拿着收音机挤在我身边,调频里主播抚慰人心的声音与这座拥挤而忙碌的城市形成了反差。在反差中因上班产生的焦虑开始一点点消散,思绪随着主播的声音东想一下,西念一句,我便想起了远在家乡的姥姥姥爷。往年的这时,长假虽结束,我却还是赖在家中迟迟不肯去学校。那年也是这样的一个深秋,一向是家中主心骨的姥姥病倒了。

  那年,姥姥突然间的生病导致日子过得慌手慌脚,措手不及。姥姥并不是一个轻易就抱病喊痛的人,从记事起她就总是默默地在厨房里忙碌,做饭,择菜,擦洗锅碗瓢盆,做小吃食。所以幼时的记忆里最多的是姥姥的背影。小时候我和妹妹很爱吃姥姥做的饭,觉得姥姥做的饭比饭店的好吃一百倍,而且有求必应。一直都想鼓动姥姥写一本《姥姥的菜之食材调味册》,等到我这一辈儿,有了孩子还能吃到她做的饭的味道。可当年连计划没还没讲出口,她就蔫蔫的病了。而姥爷,是家里的权威人物。他总是把事情讲得头头是道,他不要我们觉得,只要他觉得。生活中的姥爷,基本是两手不沾家务事、一心全在自我中。而那一年因为常常看望姥姥的缘故,日日观察在姥爷身边,我才发现,所谓的“姥爷的大道理”只是讲给我们这些晚辈听,那是他的经历,他不想让我们吃苦吃亏走弯路。姥爷无声地把爱全都融进了岁月的一分一秒里。

  生病的前几天姥姥不能起身做饭了,我和妹妹常常去家里看望姥姥,有天姥爷决定熬稀饭给我们喝。姥爷忙里忙外找完小米又找锅,跑进跑出地问姥姥放多少水再放多少米,最后稀饭还是成了稠粥;有天中午饭时姥姥睡着了,姥爷洗了几个好大的土豆。我问他怎么洗那么大的土豆,姥爷轻描淡写说你姥姥爱吃。

  姥姥不能总去外面走动,姥爷每天都坚持出去溜圈,回来把外面的事情讲给姥姥听。虽然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比如哪些蔬菜又涨了价,又见了什么新奇的水果长得和什么差不多,就连寒潮席卷而来那天,他都不顾阻拦的出了门。每天走过茶几前时都要拿出放大镜看看姥姥的药是不是快吃完了。陪姥姥出门输液时,姥爷在门口突然蹲下,从鞋柜里拉出布子来给姥姥把鞋擦得干干净净。那年之前总觉得他们老两口过日子全靠姥姥脾气好爱持家又勤快,什么都不计较,在那之后发现姥爷对姥姥的爱不仔细看真的看不出来。穷苦之下拉扯大了五个孩子,不言不语的爱着彼此。

  有年妈妈腰疼得躺在床上不能动,二十多年唯一一次看见爸爸落泪。他们二十多年总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闹别扭,妈妈总说爸爸不够浪漫她没有收过小礼物,可想想若不是心系彼此又如何会看见爸爸的眼泪;大姨每次出门总是避开饭点,她总念叨着姨夫回家没饭吃。早些年时他们很忙,家里总是空落落的,如今这些年他们都总在家,无论在家做什么,都是对彼此的陪伴。

  九九重阳,重阳“久久”。岁岁年年沉淀了温情,我身边的他们也把自己“久久”的爱沉淀在了岁月之中。




下一条:祖国,我坚守岗位为你庆生
版权保护 | 隐私与安全 | 联系我们
Copyright 200202011 新濠天地登录游戏电力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晋ICP备13004723号-1
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劲松北路27号(030002) 电话:0351-3111666